2017年4月30日 星期日

孩子,我不懂你,但我愛你--談如何陪伴憂鬱症子女

【投書】陳姝蓉:我不懂你,但我愛你──談如何陪伴憂鬱症子女


投書之後,才看到其他的評論,以及她父母的聲明
提到房思琪的故事是孩子的真實經歷,
我理解這不只是單純的憂鬱而已,
夾雜著性暴力、文化中不願正視性侵害倖存著的孤立氛圍,以及面子文化下,不可談創傷的壓抑。

性侵害之後的創傷後症候群,絕對不止我文章中所寫的憂鬱症狀如此單純
家屬陪伴的困難度也會增加,但這是另一個議題了。

這篇文章想要強調的是,
不論憂鬱的病因為何,
父母的陪伴仍然是重要的。
真心希望,每個被野馬闖入的叢林裡,
能有可陪伴的父母(或家人)站在那痛苦孩子的身邊,告訴他(她),我不懂你,但我愛你,而我在這裡,不曾遠離。
在孩子還願意求助的時候,父母才有機會,接住那個正在墜落的生命。

後記:
若想更瞭解我寫下這篇投書的脈絡,可延伸閱讀下面兩篇專訪
報導者:成為一個新人——與精神疾病共存的人生
女人迷:我的痛苦不能和解 專訪林奕含「已經插入的,不會被抽出來」


以及李俊逸醫師從作品解析林的精神病理:創傷與創作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